瑶岗纪事

发布日期:2016-11-25 信息来源: 浏览次数:2819

 

陈毅壁诗

渡江战役总前委旧址原是清末五品顶戴中书科中书衔太学生王景贤的宅第。1949年3月28日至4月23日,邓小平、刘伯承、陈毅、粟裕、谭震林等五人组成的总前委就是在这座四合院里,运筹帷幄,指挥了震惊中外的渡江战役。

在渡江战役总前委旧址内陈列着上千件文物,每一件文物背后都有一个感人的故事,这其中1949年4月23日陈毅元帅在卧室西墙壁上题写的一首七绝诗“旌旗南指大江边,不尽洪流涌上天。直下金陵澄六合,万方争颂换人间。陈毅  1949年4月23日”, 仿佛把我们带进了铁流涌进的六朝古都金陵和“万方争颂换人间”的火红年代。大家也许有这样的疑问,陈毅元帅为什么会把诗题写在墙上呢?而时隔60多年了,这首诗为何还能完好保存下来呢?

4月23日,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的日子。这天,捷报传到瑶岗总前委,正在指挥我军展开追击的陈毅司令员,放下话筒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接过警卫员递来的热毛巾擦了一把,兴奋地吟道:“直下金陵澄六合,人民从此见青天。”

南京是国民党的中央政府所在地,南京的解放,标志着中国人民当家作主时代的到来。在这个历史大变革、大转折的时刻,一代将军诗人怎能不触景生情、诗兴大发呢?

时令虽然已是春末,但夜晚还是有些凉意。11点过去了,陈老总仍在卧室里时而踱步低吟,时而伏案挥毫。当写到末句“人民从此见青天”时,眼前浮现出南京各界人士和数万市民夹道欢迎我军进城的热烈场面。推敲良久,终将末句改写成“万方争颂换人间”。

至此,一首反映我军渡江南下,飞越天堑,直下金陵的革命史诗如大厦落成。可陈老总的兴奋之情仍难以平静。于是,他又饱蘸浓墨,将这首诗写在卧室的西墙壁上。

4月23日,邓小平、陈毅率领总前委离开瑶岗后,房东来整理房子时,发现墙上写了许多字,目不识丁的她,认为在原来的白墙上写了这么多字不好看,正用铲子轻轻地刮字时,隔壁一位老夫子好奇地过来看了看,从上句向下一读,连忙拦下她:“这是一首诗,写诗的人气魄很大,一定是解放军里的高级官员,你把它留着,今后一定有价值。”就这样把这首诗保留了下来。

67年过去了,老一辈革命家指挥百万雄师过大江的总前委旧址,已成为千百万人前来瞻仰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而陈老总题写的壁诗,也成了为教育基地增色的一笔重要财富。

谭震林的草鞋

在渡江战役总前委旧址纪念馆里陈列着两双做工精细的线织草鞋,这是革命前辈谭震林当年在瑶岗时留下的珍贵之物,它记录了谭震林与瑶岗村民的深情厚谊和这位开国将领的俭朴作风。

1949年春,第三野战军第一副政委谭震林,从西柏坡开完七届二中全会来到瑶岗,与刘伯承、陈毅、邓小平、粟裕共商渡江作战方案,决定谭震林率领三野七、九兵团作为中集团,由裕溪口至枞阳段实行渡江。中集团指挥部驻扎无为襄安。

一天,中集团来电请谭震林回襄安。恰在这时,谭震林的肠胃病复发,需要留住总前委医院治疗,可他却急着要赶回驻地。那时的瑶岗只有一条出村小道,首长们进出除了骑马,便是步行。由于谭震林身体虚弱,邓小平特地请来两位村民,嘱咐用担架把谭震林抬到公路转乘汽车。

谭震林坐上汽车,回头看到两位村民汗流浃背,正气喘吁吁地在向他致意。想了想,谭震林叫警卫员从包里拿出两双草鞋,笑着对他们说:“我们当兵的没有什么好东西来感谢你们,这两双草鞋送给你们做个纪念吧!”一位村民连忙恭敬地问到:“请问长官贵姓大名?”谭老总和蔼而风趣地说:“我们共产党人不兴叫什么长官,至于我的名字嘛……你们就叫我老谭好了。”后来两位村民从陈毅秘书陶旭斌那里打听到老谭的名字叫谭震林,是位首长。从那年起,他们便把草鞋当作宝贝锁在箱子里。渡江战役总前委旧址纪念馆开馆时,他们主动把草鞋捐给了纪念馆。

多年后,谭震林夫人葛慧敏在南京军区副参谋长金冶的陪同下来瑶岗。葛慧敏睹物动情,向纪念馆的工作人员道出了这两双草鞋的来历:还在淮海战役时,老谭脚上的那双鞋经常是鞋帮与鞋底分家,闹出不少笑话,在战士中间也传开了。有两位细心的老大娘觉得老谭整天在战场上跑来跑去,什么鞋也不中穿。她们就悄悄记下老谭的鞋码,用自家纺的棉线给老谭织了两双线草鞋,线草鞋穿起来既结实耐磨,脚又舒服。为了记住两位大娘的恩情,老谭把两双草鞋一直带在身边,舍不得穿。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两位老乡还能把草鞋完好无损地保存着,可见他们对我家老谭是多么敬重啊!

1998年4月,经国家文物局专家组鉴定,谭震林的线草鞋被评定为一级革命文物。如今,这两双曾跟随谭老总驰骋疆场的草鞋,留在了瑶岗,供千千万万来这里的人们瞻仰。

一只不寻常的公文包

在瑶岗渡江总前委旧址纪念馆的展柜里,有一只30年代的军用公文包,它记录了一段不寻常的烽火岁月和老一辈革命家诚挚的友谊。

1938年3月,党的洛川会议后,为了加强党在抗日统一战线中的领导,党中央从延安抗大派出了大批干部充实到抗日前线。这只公文包就是刘志清同志离开抗大时党组织发给他的。

刘志清同志带着这只公文包从延安出发,来到安徽泾县茂林,在新四军某团担任秘书。于是,这只公文包变成了他的档案袋,须叟不离身。

1941年1月,皖南事变,刘志清同志身负重伤,留在一个老乡家治疗。在此期间,他的同乡战友刘先胜去探望他,病危中的刘志清,颤抖地把这只公文包递给刘先胜,请他转交给部队首长。首长考虑到“二刘”既是战友又是同乡,便把它交给了刘先胜同志使用。

刘先胜接过这只染上战友鲜血的公文包,辗转到枣庄一带坚持游击战争。

1946年6月26日,蒋介石发动全面内战。1947年在沂蒙山区的一次战斗中,刘先胜的战友庄杰同志负伤住院。刘先胜去医院探望他,见他的公文包已被战火烧毁,于是便从身上取下这只公文包交给庄杰说:“我现在是华东军区副参谋长,身边的材料有专人保管。你是连部文书,没有公文包怎么行呢?”同时告诉他这只公文包不寻常的来历。

背着这只用烈士鲜血染红的公文包,庄杰同志在豫东战役、济南战役、淮海战役中身先士卒、屡建奇功。渡江战役期间庄杰同志带着这只公文包在总前委参谋处工作。上海解放后,留在上海警备司令部工作。到地方工作30多年,老庄一直珍藏着这只公文包。

1985年7月,经原兰州军区参谋长(渡江战役总前委参谋处处长)王德同志介绍,展览馆派人去上海警备区向庄杰同志征集了这只公文包。(李燕红)

肥东政协

肥东政协